最新地址 http://299dd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 妻子如妓,我为奴

妻子如妓,我为奴

第一节    小村往事
  说说我自己吧,我出生在农村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父亲在上山下乡的大潮中同祖父划清了界线,从北京来到了东北边陲的一个农村小镇,虽然在身份上划清了界线,却无法划清世世代代书香门第对父亲的熏陶。
  父亲同本地的女子结婚生下了我,对我的教育自然也是按照家传的方式来教育的,我继承了父亲的儒雅和母亲的清秀,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,我的性格偏中性,男子的身体,女子的性格。
  四哥是我家的邻居,他比我大四岁,是我们那里的孩子王,很能打架,下手也极狠,性格懦弱的我自然就把他当成了我的保护伞,我对他也是言听计从的,有一半是因为崇拜,还有一半是因为害怕。
  十二岁那年的一个夏天,父亲去上海出差了,说让母亲跟着去见见世面,由于我还没放假,只能留在家里,我还为这件事大哭了一通。临走的时候他们把我托付给了赵阿姨,也就是四哥的妈妈,白天在他家里吃饭,晚上回家睡,由于我的胆小,赵阿姨便让四哥陪我到我家里睡。
  由于父亲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几个有编制的教师之一,母亲又很能干,所以家里的经济状况在村里还是数得上的,在村里是第一家买的电视,也是刚刚才买的录像机。
  一天晚上在四哥家吃完饭,四哥急着说赶紧去我家写作业,就拉着我到了我家,他神神秘秘的从书包里拿出了一盘录像带说让我见识一下。第一次看黄色录像,我的脸红得发胀,心狂跳着,小鸡鸡平生第一次因为性的刺激硬了起来,这中间赵姨来过一次,当看见我们正在「认真」做作业,说让我们做完作业早点睡就走了。
  好不容易紧张的心情稍有平静,又打开了录像机,当那些画面又一次映入眼帘,裤裆里的东西再一次硬得发痛了。一侧头,发现四哥正在用手撸动着自己的鸡鸡,虽然说16岁还只能算是小孩,但四哥的鸡鸡比我在浴池里看到的成年人的还要大,只比录像中的黑人小一些,不同的是,四哥的很白,龟头大大的,粉粉的颜色很是好看。
  看见我看他,他让我学着他的样子撸动,看见他这样,我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,当时想可能看这样的片子就应该这样做吧,就把自己的小鸡鸡也拿了出来。当时并不知道鸡鸡小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很丢人的事,四哥一看笑了,说:
  「真小啊,哈哈!」说着用手在我的小鸡鸡上胡乱弄了两下,我感到下身一阵酸麻,浑身颤抖,在那种难以言表的舒服感觉中我完成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射精。
  「这么快啊!我的怎么弄不出来啊?你来帮帮我。」四哥说。
  可能是录像的刺激吧,我好像并不反感给他弄,但也不好意思面对着他的大鸡鸡,我一边给他弄,一边看着电视。
  我用手抓着他的大鸡鸡,发现我一只手不能环住,就用两只手上下的动着。
  这时候电视上的一个白人女子正在给黑人男的口交(长大后才知道这叫口交),四哥用手扶着我的脑袋用力地向下按,我知道他的意思,可是觉得有点脏,也觉得不太好意思,就挺着脖子不低头。
  四哥说:「我也给你弄弄。」我才发现我刚刚射完的小鸡鸡不知什么时候又硬起来了,被四哥抓在手里搓弄着。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,便低下头含住了他的鸡鸡,他的鸡鸡太大了,我也勉强只能含住一个头而已,学着录像里的动作上下地动着。
  虽然刚刚射完,但仍然难以抵挡多重的刺激,没有一分钟,我又势不可挡的爆发了。可是四哥在我弄了三十多分钟以后才按着我的头射在我的嘴里,本来我不想吞下去的,可是四哥使劲地按着我,他的鸡鸡顶着我的喉咙,我本能的吞咽着,但还是有一部份溢了出来。
  终于他松开了我,我也是第一次尝到精液的味道,说实话并不像有些文章里写的什么美味啊、好吃啊什么的,觉得涩涩的那样一种味,而且那种味儿老在喉咙里下不去的那种感觉,我起来后干呕了起来。
  后来的一段日子,四哥不断地换着片子,四哥不再满足于我给他口交,他还弄了我的肛门,开始的几次我后面都出血了,再往后也真的插进去了几次。
  好了,这一段我就不多写了,再多写成了同性恋的小说了。其实我们真的不是同性恋,那时候的农村观念还是很保守的,男女之间的接触本来就少,就像监狱里的人,发泄的途径就只有手淫和互相弄一弄,只不过这一段经历使我更加的依赖和害怕四哥了。各位淫民不要骂我,也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理解吧!